当前位置:丁丁论坛历史殖产兴业中诞生的家族财阀有哪些 他们分别是谁
殖产兴业中诞生的家族财阀有哪些 他们分别是谁
2022-12-03

今天小编跟大家一起聊一聊殖产兴业中诞生的家族财阀。明治政府于1870年12月设立工部省,负责经营管理从旧幕藩接收的、除军工企业外的一批工厂、矿山。工部省开始实施殖产兴业,主要从事改造、扩大矿山,建筑铁路,经营电信、造船、制铁等事业,但对民间制造业很少予以关注。岩仓使节团的欧美考察,使明治官员们深切地感受到,兴办近代企业是国家富强的根本之道。考察团回国后,政府根据大久保的建议,1873年11月设立内务省,原属大藏、司法、工部省的劝业、警保等机构划归内务省。大久保任内务卿,主管劝业和治安这两件最重要的大事。大藏卿大隈重信和工部卿伊藤博文作为左右手,协助大久保推进殖产兴业。

1874年,大久保提出了关于殖产兴业的建议书,一开头就明确指出:“大凡国之强弱,决定于人民之贫富;人民之贫富,则有赖于物产之多寡;而物产之多寡,又在于人民是否勤勉于工业。但寻其根源,无不依靠政府官员诱导奖励之力。”把政府发挥积极作用视为殖产兴业、国家富强的关键,而政府的作用又主要在于引导、鼓励人民殖产兴业。起初,民间尚缺乏投资能力和投资信心,新旧企业仍以官营为主,但内务省的目的始终在于引导、推动私人投资。1875年,大久保又提出“明确本省事业之目的”的建议书,要求内务省“不作外表之虚饰”,“专在厚殖民产,振兴民业”。扶植三菱是明治政府扶植私人资本的典型事例。三菱创始人岩崎弥太郎(1834—1885年)是土佐藩的下级武士,凭借结交权势人物和善于经营,在明治初年的大变动中,以经营海运起家。

他的商号1873年改称三菱商店,后又称三菱轮船会社,在竞争中压倒了半官半民的邮政轮船会社。1874年,三菱为出兵台湾从事军事运输,深受政府青睐。当时海上航运是物资运输的主要途径,但沿岸海运和外贸海运均被外国公司所垄断,这也加剧了日本的国际收支赤字。海运还与军事关系重大。日本政府很重视发展海运业,夺回海运控制权。为出兵台湾,政府曾购买13艘轮船给三菱使用。1875年,根据大久保的建议,将这批船只拨归三菱所有,又将倒闭的邮政轮船会社的15艘轮船无偿交给三菱,还决定在15年内每年拨给三菱25万日元的经营补助费,并命令三菱开辟上海航线。此时,三菱有轮船3艘,一跃而为日本的“海运之王”。

在政府的有力支持下,三菱大幅度降低票价和运费与美、英轮船公司展开不顾血本的竞争。如三菱把横滨与长崎间的上等船票从30日元降到8日元,三菱到上海航线的4艘轮船因降价而一个月亏损2万日元。如此竞争很快迫使美国的太平洋邮船公司退出,三菱获得政府的低息贷款81万美元,兼并了太平洋邮船公司的上海航线及4艘轮船。接着又经过半年竞争,迫使大英轮船公司退出横滨至上海的航线。三菱还开辟了至中国牛庄(在今辽宁省内)至朝鲜釜山的航线。在国内的沿岸航线上,外国船舶几乎全被排斥。1877年西战争中,三菱为政府军承担军事运输,获利122万日元。至此,三菱拥有船舶61艘,职工2100多人。

支持三菱仅是一个典型的事例。总的来说,政府致力于鼓励、帮助民间投资,采取了一系列措施。当然,由于缺乏经验,有的措施几乎没有成效。70年代,有效的措施主要为以下几项:一是开办“模范工厂”,进行示范,提供经验,为民间工厂培训工人。这一工作主要由内务省进行,设立了缫丝、纺纱、毛织、制糖等工厂,富冈缫丝所、爱知纺纱所的作用较为显著。二是进行财政补助。政府从正常财政支出、财政准备金和起业公债中提取一部分,补助民间企业。此外,对工商业主要征收以酒税为主的消费税,1887年7月前免征所得税,1897年前免征营业税,这也是一项重大财政支持。三是广设国立银行,拓宽融资渠道。国立银行由私人出资,按国家的相关法律成立,起初仅4家。1879年国立银行激增至153家。1876-1880年,政府纸币流通额增加近2000万日元,而银行券流通额却增加了3200多万日元,融资渠道大为拓宽。

不过,殖产兴业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问题。一是通货膨胀,金融不稳。国家财政、殖产兴业资金靠大量发行政府纸币、银行券来支撑,而两者均不能兑换硬通货。这就导致币值下跌,物价上涨,商业投机盛行,金银继续大量外流。这归根到底不利于殖产兴业,不利于国家的稳定与发展。二是官营企业经营不善,除矿山、铁路、电讯、军工企业外,几乎都陷于亏损状态,成为财政负担。而且,官营企业的存在,不可避免地会在原料采购、产品出售等方面与民争利,不利于殖产兴业的进一步发展。这遭到民间、舆论界的批评,政府也很快认识到了这一点。

1878年5月,大久保与一位官员谈话,把维新事业分为三期,第一期为初创时期,第三期为守成时期,而明治十年至二十年(1877—1887年)为第二期,“该期乃最重要之时期,整顿内治,繁殖民产,皆在此期,利通虽不才,决心充分尽内务之责”。大久保始终念念不忘“繁殖民产”,可是他的话音刚落,却不幸在前往官署的路上被反动士族刺杀。木户也已先他一年去世了伊藤博文继任内务卿,与大藏卿大隈重信二人一度是政府的两大台柱